厚度。

 

  好久沒寫小說了。不是沒想過,但真正下筆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  寫小說需要一種恆心,要不然就只是挖坑往下跳,又草草的爬上來埋了它。

  前幾天回家拿來以前的小說本子,和好幾張詩。自己看了都想笑
  但,卻還是沒有丟。
  畢竟,再怎麼矯情、可笑,那都是個過程。

  我喜歡看小說,而且,一直重複的看自己喜歡的小說。
  這就和我喜歡看《MIB星際戰警》是一樣的道理。不管它重播幾次,我都會一直看、一直看,看到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、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,還是會看下去。
  記得曾經連續把《因與聿》看了四、五次,還是被同樣的橋斷嚇得一愣、一愣的。就像妳明明知道要放煙火了,妳還是每次都被嚇到。 
  好的作品,就是有這能力嚇妳。

  -----

  室友送了我一朵雞蛋花,讓我想起高中畢業旅行,墾丁大街上林林總總的髮飾,還有被煙燻味包覆的街道。
  我想起了夜歸小木屋的路程,同學的腳受傷了,我們沒有棉花,又怕衛生紙汙染傷口,所以拿出了護墊讓她墊著。有點愚蠢,但高中生做這些事,有種說不出的青春。
  我想起翌日早晨,我早起了半個小時,走出小木屋,是一陣薄霧將山脈壟罩,濕潤的空氣中,有著安詳的日光。

  我想起兩、三年後,我們連最單純的友誼都存在的,猜忌。

   -----

  生命的厚度在於,妳的角色,扮演得怎樣。
  從國中開始學會做作,做不是自己的那個人;到了高中開始錯亂,自己的原本個性。
  而現在我清楚著,不管妳成為哪個角色,時間不會等你思考如何進行下一步,只會把角色該有的劇碼繼續進行。 

E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樹風
  • 的確寫小說需要很大的決心,總會有些作品寫到一半就寫不下去,打入冷宮。
  • 看來有在寫的都有同感XD
    每個作家都愛自己的小小人物,但要讓他們長大,真的很難~

    Eight 於 2012/07/24 02:33 回覆